試閱《愛在日落破曉時—我的巴黎.維也納》

* 聖母院前別說英語

* 夢中的艾菲爾

* 在奧地利最受歡迎的料理

* 醉醺醺事件



*夢中的艾菲爾

風冷得緊,艾菲爾鐵塔在空曠的市郊廣場上,地闊且毫無遮擋,比起市中心要寒凍許多。來巴黎的人都希望從旅館窗外就能眺望艾菲爾身影,我不例外。身在別的什麼地方想起巴黎時,鐵塔總是第一個跳進腦中,所以雖然聖心堂羅浮宮聖母院凱旋門……沒有一個不是巴黎代表,但仔細看看紀念品的販售,怎麼樣還是以艾菲爾最多也最受歡迎。

雖然不是第一次來,實際站在塔下的感覺仍然奇妙。如果被「電視上看起來感覺很大」的自由女神像騙過的人就知道,大部分似乎宏偉的建築,實際看起來多半會覺得「也不過如此嘛」。所以印象中沒那麼了不起的艾菲爾,實際卻大得不得了,實在是很奇怪的事。 另一樣別人也許不覺得、但我卻認為的怪事,就是氣味。鐵塔四周風彷彿永遠不停歇,不僅是冬季,夏日風同樣大,夙夙吹著,人輕一點好像會被吹跑。正因為這樣,鐵塔周邊的空氣清新乾淨得難以置信。

可是,沒有點剛出爐的麵包味、女人香水味、咖啡館的牛奶咖啡、市場的乳酪氣息……如此少了巴黎的百味雜陳,巴黎就不巴黎了。 巴黎的代表全然沒有巴黎味?這無論如何是件怪事吧?不過這世上怪事多得沒辦法,比如我討厭鐵塔人多、討厭這堥S有巴黎真實氣味,討厭大得要命的風……也還是在冷颼颼的天氣來這裡拍照,而且還來了好多次。

為了拍照方便,在冬天裡捨棄手套。風吹得人頭皮發麻,如果不是絕對必要,簡直不肯將手從雪衣口袋中伸出(還是毫無辦法的穿上雪衣,寒冬在風大的驚人的鐵塔下只穿毛大衣只怕要感冒)。即便如此,手指仍凍得沒有知覺,僵硬得連快門都要按不下。奇妙的是在這彷彿只應該配上枯枝的天氣裡,日照卻很強烈,艾菲爾鐵塔前綠草如茵(?)。遊人亦如織。

艾菲爾鐵塔前是寬闊的德蓮納橋(Pont D'lena),跨過塞納河就是夏佑宮(Palais de Chaillot),不管是熱愛攝影或純粹想留下艾菲爾最美角度的觀光客,大約都毫無疑問地聚集此處,留下據說最經典的鐵塔照片。我自然也想拍下。夏佑宮地鐵站正在整修,不得不從鐵塔那端一步步走過。

騙人的陽光加上凍颼颼的氣溫,這樣亂七八糟的天氣雖算是拍照的好時機,卻不適合散步;而除非『緊裹雪衣、把整張臉埋進亂綁的圍巾,再配上毛帽遮掉眼睛』這種裝扮突然成為一種時尚,否則我的穿著絕對不像美麗(而且不怕冷)的巴黎女人。